您现在的位置:

孙欣《老师请相信我》

2011-03-15

      “孙老师我帮您扔。”“孙老师我帮您拿水。”“孙老师我帮您搬床。”“孙老师,我帮您.....”在我们班经常能够听到这样的话。我们班和众多的幼儿班比起来是特殊的班级,因为我们是特殊的学校,由于孩子们的视力缺陷,因此“安全”成为了老师最关注的一件事。每天除了孩子们要完成的活动以外,很少让孩子帮助老师做其它的事情,如: 帮老师倒水扔垃圾等等,也可以说是不敢让孩子做,因为怕孩子出现安全问题,但是一个孩子让我发现我的这种想法和做法都是错误的,这样做不仅会让孩子们有不被信任的感觉而且孩子们还可能会产生“我帮不了别人的思想”从而失去要帮助别人的意识。

        我们班一共有三名幼儿,有这样一位孩子,今年已经5岁了,视力情况不太好,能在近距离看到鲜艳的颜色,来到幼儿班已经将近一年了。来到学校的第一天给我的感觉除了淘气我想没有其他的。因此我对他尤为关注,一方面关注孩子在各方面的进步,另一方面更是关注孩子的活动,确保孩子的安全。

        记得有一天,我的嗓子很疼,和孩子们交流谈笑的声音也变得不那么温柔好听了,这个时候这名幼儿主动问我,“老师您的嗓子怎么了?”我回答他:“老师的嗓子有些疼,可能是发炎了,没事的。”于是我摸了摸他的脑袋,孩子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然后凑到我身边很小声音的告诉我:“我妈妈说了,嗓子疼就得多喝水。”听到孩子的问候和嘱咐我的心里像吃了蜜的一样甜,我希望能够通过我的行动让这名问候我的小朋友感到自己对他人的关心是受到肯定和感谢的,所以我决定多喝点水。于是我立即请班中的另外一名比他年龄小1岁的、视力较好的幼儿帮我从桌子上取了杯子,然后赶快的喝了几大口,喝完以后,这名幼儿赶快对我说:“孙老师,我帮您放回去。”我随即作出了回答:“谢谢你,老师请王XX帮我拿回去就可以了,因为他的视力好一些,以免把杯子里的水弄洒。”于是请另外一名幼儿帮我把杯子放了回去,当时我只觉得这名幼儿的脸上不再有灿烂的笑容,但也没有多想,然后带着孩子们正常地进行了后面的活动。

        孩子们每天在学校的活动还是一样的进行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我渐渐的发现这名幼儿的情绪似乎有了改变,好像欢笑声少了,游戏的兴趣也降低了,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了,于是我在孩子不知情和不在场的情况下与家长进行了沟通,他的妈妈的回答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家里也是和在学校一样,不再像以前一样喜欢说笑、喜欢“调皮捣蛋”了。以前在家里总是喜欢帮妈妈干活儿,后来也不肯了。家长的反馈让我思考了好久,突然想到上次因为嗓子疼而拿水杯的事情。想到这里,我想我可能知道答案了,于是我开始思考如何帮助这个孩子做回曾经活泼开朗的他。

        我尝试着换位思考,我试想:如果我是他,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会怎么想呢,我的心情会是怎样的呢?思考后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不被信任。想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孩子的改变。于是,我想出了一个办法并进行了尝试。一天,我故意假装嗓子不舒服,说话的声音也进行了改变,并且经常咳嗽,然后对这名幼儿说:“XXX,今天老师嗓子不舒服,你能帮老师把杯子拿过来吗?”不知道是我的话没有说的很清楚,还是这名幼儿突然听到我请他帮忙感到诧异不敢相信,于是我又用假装很不舒服的声音重复了一遍,于是他赶快帮我取来了杯子,我很仔细的看了看他的反应,看得出来他很高兴,而且当我喝完水以后还主动的提出要帮我把水杯放回去的要求,我很痛快地答应了。这次的试验让我验证了我的猜想。于是每当有这种情况的时候我都让这名幼儿参与进行帮助。慢慢的这名幼儿总会提出要求,“孙老师我帮您扔废纸,孙老师我帮您拿水,孙老师我帮您搬床”等等。每次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我都尽可能的让孩子去做。从这以后我都特别注意将自己的关爱和信任及时地播撒到孩子的心田,每次他都是那么的开心,笑得那么的甜美。开始我还不能够完全信任他能够做好,但是后来孩子的表现让我不得不相信。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是我相信我和这个孩子已经建立了足够的信任和友谊。

        通过这个小小的事情,让我懂得:孩子的年龄虽然不大,可是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也一样需要被人信任,一样需要得到大家的肯定、鼓励和表扬。

        孩子幼小的心灵需要教师和家长们细心的关爱和呵护,尝试走进孩子的童心世界,与孩子进行心灵间的沟通,这比语言或者肢体来的更实际、更温暖。心灵间的沟通很重要,因为这可能会影响孩子的性格、影响孩子的生活、甚至影响孩子的一生。

        此时的我多想对我可爱的孩子们说一句:孩子们,孙老师相信,不管多难的事情你们一定能够很好的完成,不管多艰辛的道路,你们也一定能够很精彩的走下去,加油,宝贝们,孙老师永远爱你们!孙老师永远相信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