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王丽丽陈云芬-“盲校特色课程-定向行走的课程建设研究”的结题报告

2017-02-28

 

 
 

 
北京市第五届“智慧教师”教育教学研究成果征文    
 

                           
 
海淀区    序号:      
 
 
 
 
(文章题目)
 
“盲校特色课程-定向行走的课程建设研究”的结题报告
 
 
 
 
 
 
工作单位:北京市盲人学校
作者姓名:王丽丽 陈云芬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路居11号
邮   编:100097
单位电话:01088451140
手    机:13520549461
电子邮箱:liliwang2008@126.com
 
 
 
 
一、 问题的提出
人类约80%—90%的信息主要通过视觉获取。视觉经验具有真实性、可靠性和便捷性等特点,明眼儿童主要通过视觉途径在环境定位定向;并依靠视觉的距离信息获取作用,对行进路径情况进行预先判断,避开障碍物,安全独立活动。由于视觉的损伤和缺失,视障儿童在很多方面都受到限制,尤其是在环境中的定向行走活动影响最为严重。定向行走是视障儿童进行学习和生活的最基本、最重要的核心技能。由于环境复杂多样和瞬息万变,因此定向行走同时也是视障学生最难掌握的一项技能。定向是指个体运用感觉信息确定自己在环境中的位置以及自己与其他物体之间的关系、物体与物体之间关系的心理过程;行走是指个体在环境中进行空间位置的变化移动,即从一点安全地到达到另一点;二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二者的核心关键是预先迅速有效地获取环境信息,并作出准确判断。与此相关的盲用行走辅具的开发和应用最早引起人们的重视和关注。这远早于现代系统化定向行走课程。
竹杖、拐杖和木棍都曾被视障者用做出行的辅具; 20世纪20-30年代,盲杖(白手杖)出现,并逐渐成为盲人和视障者的标志。盲杖能够帮助视障者预先获取环境信息,如:行进途中的物体、行走路面的变化及完整性等;不仅如此,它还能间接为视障者提供部分环境的定位定向信息;其标志性白色更从社会层面加强了视障者出行的安全性和便利性。对于视障儿童来说,定向行走和盲杖能够扩大他们的活动范围和机会,这对其认知、概念的关键发展、身体素质的长效改善、及自信心和社交能力的增加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1960年,美国波士顿学院率先成立了定向行走大学专业,现代系统化的定向行走训练与课程体系开始建立和发展,其中盲杖技术是整个课程体系的核心和基础,并贯穿始终。这个阶段,定向行走主要以成年视障者的训练为主。20世纪70年代,欧美等国家中的很多盲校开始意识到定向行走对于视障儿童的重要性,逐渐开始尝试将定向行走训练引入到学校,视障儿童的定向行走开始逐渐研究和发展,得到了广泛地认可。越早康复效果越好,早期干预成为视障教育与康复的重要领域之一。0-6岁的定向行走前技能逐渐发展,并逐渐开发了大量的定向行走辅具。目前,不论视障成人还是儿童,欧美基本采用1:1的训练模式,即1名定向行走指导师对一名视障者(成人或儿童),并要求所有指导师必须是正规院校专业毕业或通过资格认证才能上岗。盲杖,如同盲人的眼睛,被公认和验证为最重要、最有效、和使用最为广泛的定向行走辅具之一。定向行走训练甚至可以简单概括为持杖技术训练。其训练内容包括器具、技术和应用策略等几个方面,尤其是后两者的系统化训练,是帮助视障者解决实际问题,提高生活能力的基础。美国将定向行走列为视障学生最重要的核心课程之一,并从法律上保障其有效实施。在美国,定向行走的训练效果得到了广泛的认可,有些地方由于定向行走师资不够甚至要排队等候申请。有研究显示:85%的受训盲人表示从盲杖和定向行走训练中受益,75%的受训者表示通过训练提高了出行的安全和自信心。
我国内地视障儿童的定向行走训练开展得比较晚。1989年澳大利亚定向行走专家托马士‧布莱尔(Thomas Blair)在北京市盲人学校开办了第一次师资培训班,之后美国卡特中心、香港盲人辅导会等机构先后在南京、长春、北京、广州、上海、青岛等地开展了多期5-15天不等的短期定向行走师资培训班。但目前为止,国内尚无高校成立定向行走指导师专业及开展系统和专业化的师资培训。1993年10月教育部(原国家教委)颁布了《全日制盲校课程计划》,定向行走被列为中国盲校教育的国家课程之一,全国34所盲校陆续开设了这门课。绝大多数采用班级集体教学模式;且各学校没有专业的定向行走指导师,一般由体育教师兼任。纵观20多年中国盲校定向行走课程的开展情况,可以说收效不明显:视障学生的独立出行活动能力非常局限;绝大多数视障学生(包括已成年的视障者)不用盲杖,出行和生活主要依赖于他人;人们对定向行走的认识和接受还比较有限;对盲杖的训练和使用等争议较大。大家对视障学生定向行走的课程安排和开展方式非常困惑。
因此,定向行走具有什么样的学科特点,如何开展才最有效?是盲杖没有作用,还是师资的训练方法和内容有问题?根据我国盲校中视障儿童的生活模式、方式、及环境特点,需要哪些训练?如何安排这些训练?定向行走作为视障学生的一门核心课程,对其课程建设进行初步系统化研究意义重大,研究主题的界定非常关键和重要。
定向行走以能力培养为核心,每个人的生活环境、方式、个体的能力、需求和目标不同,其对定向行走的需求亦因人而异,具有个别化的特点。持杖技术是整个定向行走课程训练的核心和基础,学生要提高定向行走能力,就必须使用盲杖。而持杖技术只有在不断使用中才能得到锻炼和提高,形成本体反射和实际应变能力。而训练内容和方式及安排也相辅相成,不可或缺。因此,本课题的研究主题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
1、定向行走的学科特点。
2、视障学生的特点和定向行走需求。
3、视障学生定向行走的训练内容。
4、视障学生定向行走的训练模式。
5、视障学生定向行走训练方法和策略。
6、盲校定向行走的师资要求与培训。
二、研究目标
1、研究的理论目标-系统了解视障学生的特点及定向行走需求 
视障儿童由于视觉的损伤和缺失,其概念的形成、认知、交流、运动等与普通儿童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空间概念的发展、环境信息的把握等,这会直接影响其之后各个方面的发展。本研究通过查阅文献对视障儿童的眼疾情况、定向行走能力、空间概念发展、信息运用等进行研究,了解其特点,可以从理论上对其学习、训练提供指导和帮助,以期促进其系统全面发展,详细见附件论文《视障教学与康复设备综述》、《中国盲校视障学生盲杖使用态度调查研究》《关于盲校定向行走教学中的一些思考》等。
2、研究的实践目标-形成定向行走评估、训练内容手册及实训个案    
定向行走是视障学生终生受用的一项最基本最重要的技能,它以培养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为基础。本研究通过对国内外定向行走培训模式、内容等的对比,及结合我国国情、学生特点及环境实际,对定向行走训练模式、内容、效果等分析、实践尝试和总结,可以对本课程的系统化和有效开设提供较好的实践参考,并为专业化师资的培养提供一定的依据。详细见附件《在校学生定向行走问卷》《定向行走训练评估内容纲要》《定向行走基本信息表》《定向行走训练目标协议书》《定向行走教案模板》《盲杖》《定向行走训练内容与进度手册》《观察笔记模板》、定向行走视训个案、及研究课、公开课证书等。
3、研究的技术突破目标-形成训练技术难点研究及方案突破   
定向行走以操作为主,尤其是在环境中定向,对于视觉的损伤或缺失的视障学生来说,尤其困难,形成很多学习难点,如:如何帮助视障全盲学生更好地学习持杖技术,如何帮助视障学生构建环境心理地图等。本研究通过研讨分析、实践尝试及经验总结,对相关难点进行技术突破,对于本课程体系的构建有很好的补充和深入作用,并对无障碍环境的改造和完善有一定的借鉴推广作用。详细见附件《盲校可触摸地图的制作》证书、北京数字化课堂证书等。
4、研究的推广目标-初步形成师资培训方案等 
专业化的师资是训练有效进行和深入发展的保证,上述研究目标形成的成果可以在全国盲校进行推广,具有较高的推广应用价值。详细见附件系列定向行走师资培训讲座主题报告、北京数字化课堂、盲杖国家标准、学术论坛主题演讲证书、《视障辅助技术手册》盲杖部分等。
三、研究队伍与研究对象
    1、研究队伍的组建    为了保障课题的有效进行,提高课题的研究效果,充分发挥课题组的研究水平和能力,课题组队伍的建设非常重要。本课题组的人员的训练主要遵循以下思路:科研能力强,视障学生一线教学经验丰富,定向行走各相关代表领域全面、有一定的专业基础。
    2、研究对象的选择    本课题根据研究阶段的不同,研究对象有所调整。
    (1)文献研究及现状调查阶段
本阶段的调查研究对象主要选取北京盲校教职工、视障学生家长和盲校初中及以上学段视障学生作为研究对象。由于盲杖、定向行走的特殊性,社会大众对之知道或了解得很少。很多人甚至对于视障无任何概念,更不要说盲杖与定向行走了。北京盲校是国内开展视障学生盲杖与定向行走训练最早的学校之一,上述三类人群对此或多或少有一定的认知体验,或切身感受。家长和教职工对于视障学生的成长与发展负有不同的责任和情感驱动。按照皮亚杰的认知发展理论,初中及以上学段学生开始具有抽象思维和复杂认知能力,能够不拘于眼前内容的限制,通过分析事物的发展规律来探寻其本质[15],能够从多个角度对事物进行独立思考与分析判断,初步具有明确而理性的自我观点,因此他们对于盲杖和定向行走有自己独立的态度和判断,这些态度和判断直接影响其行为倾向;另外他们接触盲杖和定向行走时间较长,年龄较大而要求更大的独立活动范围和机会,对盲杖和定向行走的需求应更为迫切。由于年龄较小的孩子心理自我意识、抽象判断都更为局限,态度和判断往往呈多变和不确定性;并且其独立活动范围和机会也相对较小,其对定向行走和盲杖的需求并不明确,这在调查表初期制作访谈时表现明显,因此本调查没有选取盲校小学及以下学段学生。上述三类人群对定向行走与盲杖使用问题的想法和态度具有代表意义和影响力。
(2)实践尝试及应用阶段
本阶段的调查研究对象主要是北京市盲人学校各年龄段的学生,包括在校学前、小学、初中、高中、职业教育、视障多重残疾儿童、及视障早期干预儿童。课题组成员亦分别来自各代表领域的实践尝试与应用训练的教师,以期能够总结各阶段视障学生定向行走的情况与需求,从而使定向行走课程建设更为全面、系统。
(3)师资培训阶段
本阶段的调查研究对象主要是各期参加定向行走师资培训的人员,包括盲校教师、残联康复工作人员、社区康复员等,研究对象背景复杂多样,流动性大,稳定性较差,主要有培训班组织机构决定。
四、研究方法
本研究主要采用文献研究法、调查问卷和行动研究法,全面搜集国内外盲校定向行走训练的资料,归纳整理;设计调查问卷,了解我国盲校学龄段视障儿童的定向行走现状和需求,分析其中所存在的问题和不足,总结我国盲校学龄段视障儿童的定向行走训练内容、模式、及对专业化师资的要求等;并通过行动研究法,进行实践检验与尝试,总结有效的训练方法、策略和安排方式等。
五、研究内容和过程
1、研究项目1:定向行走的学科特点研究
研究时间:2012年12月-2013年1月,本研究主要采用文献研究法,对国内外定向行走的历史、发展、训练模式、效果及现状进行对比、分析,课题组成员集体讨论,并总结整理。
2、研究项目2:视障学生的特点及定向行走需求研究
研究时间:2013年2月-3月,本研究主要采用文献研究法、和访谈法(访谈内容由课题组成员集体讨论形成),对视障学生的学习发展特点、视障教育的特殊性、北京盲校视障学生的定向行走需求等进行收集、了解,课题组成员集体讨论分析,并总结整理。
3、研究项目3:视障学生盲杖使用态度、环境和训练模式的调查研究
研究时间:2013年4月-7月,本研究主要采用调查问卷法。由于目前国内外没有发现较为权威的关于盲杖使用态度的调查问卷;并且由于视障群体与盲杖使用的特殊性,也没有找到类似的问卷进行借鉴和参考,因此本次调查使用的研究工具为自制《盲杖使用态度调查表》。我们首先通过文献查阅、走访座谈、开放式问卷调查等方式收集信息,筛选出较为集中和有普遍性的问题及备选答案;按照盲杖的认可情况、使用环境、最大顾虑、培训方式四个维度进行项目设计和归类;项目包含8个开放性问题,每个问题提供多个备选答案;调查对象可多选答案,并附有“其他”类开放式答案供其选择和补充;对完全相反性答案和重复包含性答案,调查对象只能单选。本调查以自愿和不记名方式进行。统计分析答案选择情况,进行纵向比较分析。依研究对象不同单独制表,进行横向比较。
4、研究项目4:视障学生定向行走训练实践研究
研究时间:2013年8月-2015年12月,本研究主要采用行动研究法。根据视障学生的特点、需求,由定向行走各代表领域教师对学生进行训练实践,总结训练内容,初步形成系统化定向行走课程训练体系。
5、研究项目5:定向行走师资培训研究
研究时间:2012年12月-2015年12月,本研究主要采用行动研究法。根据培训机构要求及其师资的实际情况进行组织培训内容,通过理论考试、实际操作及盲人学员应用情况进行考核,了解培训效果,形成了一定的培训主题、方式及经验。
六、研究结果与分析
定向行走是视障学生一生中最重要的基本技能之一,小到日常生活活动,大到求学、就业、社会交往等都需要定向行走。早期儿童的学习和认知发展都是在运动及与环境互动的过程中进行的,所以对于视障学生来说,定向行走还直接影响到他们的认知和自我概念等关键因素的发展。但是由于视觉的损伤与缺失,视障儿童缺乏对周围环境信息的预先感知和整体判断,所以定向行走同时也是他们影响最为严重的方面。盲杖是被公认和验证过的最基本、最重要的定向行走辅具之一。视障儿童的定向行走训练都是以持杖训练为基础,并贯穿始终。我国这门课程起步较晚。但随着特殊教育的不断发展,视障儿童的定向行走日趋被社会和学校所重视。国内盲校从1993年开始开设定向行走课程,但至今为止,视障学生的独立出行能力改善并不明显,而在实际生活中也很少见到他们使用盲杖。专业人员对定向行走课程的开展与作用产生了困惑。
通过对视障学生对盲杖使用态度、环境和训练模式的问卷调查,结果发现:三类人群均支持视障学生使用盲杖,并一致同意盲杖有助于视障学生的安全、独立行走,能帮他们预先发现环境中的障碍物和危险因素;并且盲杖的白色身份识别作用,便于别人和车辆辨识,提高行走安全。学生为什么不用盲杖呢?在对盲杖使用环境和顾虑调查发现:三类人群对在校外社区环境中使用盲杖支持比例很高;认为学校环境很熟悉,且容易伤到人,所以不支持使用盲杖。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我们在校园里很少看到学生使用盲杖。但是,我们同样也很少看到他们在社区中使用盲杖,这是为什么呢?通过对三类人群对不同环境反对使用盲杖的原因比较发现,学生反对的原因种类较多,尤其以“怕别人看出是盲人或说闲话”、“怕盲杖伤到自己或他人”、“因为环境很熟悉,所以不需要”、“因为有他人带领,所以不需要”、“其他”等因素比较突出。仔细分析这几种原因,可以发现一个非常矛盾的情况,即“学生的实际出行活动能力非常局限”与“学生认为环境很熟悉,所以不需要持杖”。活动能力非常局限应该更需要盲杖来提高,但在此却显示不需要。要解释这一矛盾,只能说明这样一种客观现实:当前视障学生的活动范围非常局限;甚至他们的出行需求也比较低。这也就很好解释了“担心盲杖伤到自己或他人”是学生对盲杖使用的最大顾虑;不仅如此,三类人群对这一最大顾虑的一致认同性,也进一步承认了当前学生活动范围非常局限这一客观现实。因为活动范围太小,所以连需求都没有了。本次参与调查的学生为盲校初中及以上学段的学生,所以我们基本上可以描绘出一个当前盲校视障学生(包括中学、职教的大孩子)生活范围的蓝图:盲校校园和家里。笔者亲身经历过多个这样的例子:高中或职教学段的学生,在一个住宅小区内生活了十几年,自己找不到小区大门或门外公交车站的位置;出了楼,就找不回家。所以这个蓝图很值得我们深思。顺利成章地,对于因为有他人带领,所以不需要”这一原因,也就比较好理解了,即: 视障学生离开家或校园出行,主要依赖导盲随行。
另外一个因素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怕别人看出是盲人或说闲话”在学生反对使用盲杖的原因中比较突出。这一方面说明了参与调查的孩子有较强的自我意识和心理意识,也反映出社会心理因素对盲杖使用和视障学生的作用与影响。2000年“白手杖安全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就曾强调不能忽视这一因素的存在:“借助白手杖,视障人士可以独立地去学校和工作场所,更广泛地参与社会生活。残疾人面临的唯一障碍是存在于人们思想和行为中的对残疾人的歧视……”。年龄稍大一些的视障学生已经开始思考和受这一因素的影响了。调查显示,三类人群中,视障学生赞成使用盲杖的比例最低(家长赞成率为95.5%;学生赞成率80.6%;盲校教职工赞成率为100%)。社会心理因素对学生态度的影响在此差别上可能具有很大的作用。这提醒我们在以后的工作中:一方面要加强社会的宣传和认识,另一方面要做好孩子的教育与引导工作;二者对于定向行走、盲杖使用、甚至孩子回归主流社会都有重要意义。
另外,“担心盲杖伤到自己或他人”是学生对盲杖使用的最大顾虑和反对原因之一,这也从另一角度说明了他们在实际生活中很少使用盲杖,对盲杖技术不熟练、不自信。学生的这种情况还可能和当前国内盲校定向行走与盲杖采用集体整班的训练方式有关。国外多年对定向行走和盲杖的训练证明:视障学生定向行走和盲杖的最佳和有效训练模式是有针对性的“一对一”训练模式。本调查也显示:三类人群对“一对一”模式支持比例要远高于其他类型,而对“自学”模式的支持比例很低。本调查显示,三类人群对盲杖技术培训方式的态度有差别,家长和教职工“对家长培训以便配合指导”模式支持要高于学生。结合之前三类人群对盲杖作用的一致认可,说明教职工和家长一直希望改变当前视障学生的这种活动现状;他们意识到了这种情况长远的不良影响,也一直想主动参与尽一份力量。作为与视障学生关系最为紧密的两类人群,他们的主动参与可以说是事半功倍,这应是国内盲校定向行走与盲杖训练今后需要加强的方向。
此外, “视障学生定向行走训练实践研究”结果见附件《在校学生定向行走问卷》《定向行走训练评估内容纲要》《定向行走基本信息表》《定向行走训练目标协议书》《定向行走教案模板》《盲杖》《定向行走训练内容与进度手册》《观察笔记模板》、定向行走视训个案、及研究课、公开课证书等。“定向行走师资培训研究”结果见附件系列定向行走师资培训讲座主题报告、北京数字化课堂、盲杖国家标准、学术论坛主题演讲证书、《视障辅助技术手册》盲杖部分、《特殊儿童定向行走训练》等。
七、讨论与结论
       定向行走是视障学生最基本最重要的一项核心技能,持杖技术是定向行走训练的核心和基础。视障学生应当使用盲杖,尤其是在社区环境中。盲校应当改革当前定向行走与盲杖班级或集体培训模式,将其调整为“一对一”模式,并应加大家长的参与和培训力度,以切实提高定向行走与盲杖的训练效果。当前国内视障学生活动能力较差、很少使用盲杖。这与其日常活动范围过于局限、对盲杖技术不熟练、没有信心、及担心社会歧视有关。今后,定向行走和盲杖教学培训中应注意加强社会宣传和学生心理疏导工作;结合生活实际尽可能给学生创设独立活动机会,引导鼓励其扩大活动范围,增强出行的勇气和信心。
       定向行走与盲杖均属于实践性技能,必须在实际环境中多练、多用,才能切实提高应变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视障学生个体的需求、能力不同,训练内容因人而异。定向行走训练前需要评估对于了解学生的个别化实际情况,进行有效训练安排和规划非常重要。定向行走指导师必须专业基础扎实、全面,能够有针对性地、系统规划设计训练内容,结合学生实际,随时对环境进行评估,及时处理应对各种实际问题。训练环境有自己的特点,环境的选择还需要有代表性,训练内容的安排结合具体环境的的特点,同时要具有普及性,以便于学生泛化和转移到未来生活环境中。
       定向行走指导师必须专业化,并在上岗之前经过系统全面的学习和培训;国内多期3-15不同时限的短期培训证明:短期培训可以使学员对定向行走有一个整体认识,了解一些基本技能,有助于定向行走的普及与宣传,但要培养一名合格全面的定向行走指导师远远不够。本课题附件中有多个定向行走培训主题讲座可以定向行走指导师入门及视障相关康复专业培训提供一定的内容思路。美国 1960年成立定向行走大学专业。师资是效果的根本和保证,定向行走要在中国的真正发展,定向行走专业的建立和发展将会是我们未来的目标,才能更好的帮助视障学生实现自尊、自理、自立,改善生活质量,重返主流社会。
八、有待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1、定向行走训练内容有待在实践中进一步验证和完善。
2、定向行走课程体系有待在实践中进一步完成调整。
3、定向行走专业化师资培训体系有待进一步研究。
九、参考文献
1.       Geruschat D, Smith A J. In Blasch B BWiener W R, Welsh R L(Eds). Foundation of Orientation and Mobility(2nd ed). New York: AFB Press, American Foundation for the Blind, 1997.60
2.       钱志亮. 盲校定向行走课程教材建设的理论研究. http://www.eol.cn/20010926/3003039.shtml,2001-09-26
3.       LaGrow, SWeessies, M. Orientation and Mobility: Techniques for Independence. Royal New Zealand Foundation For the Blind, 1993. 9-12,13-31
4.       谢敬仁,彭霞光. 中国盲童定向行走训练的现状与发展对策. 中国特殊教育,2008, 12102: 53-56
5.       春鸭.盲杖的历史. http://www.amhl.net/wenku/TaLangZhuanLan/20100530/3636.html2010-02
6.       Hill E W, Ponder P. Orientation and mobility techniques: A guide for the practitioner. New York: American Foundation for the Blind, 1976
7.       Jacobson W H. The art and science of teaching orientation and mobility to persons with visual impairments. New York: American Press, 1993
8.       Blasch B B. Spatial orientation and wayfinding in elderly persons. Final report.1994
9.       Joffee, ERikhye, C. Orientation and Mobility for Students with severe visual and multiple impairment: A new perspective. Journal of Visual Impairment and Blindness, 1991,85: 211-216
10.   钟经华. 美国视力残疾儿童教育的核心课程及其思考. 现代特殊教育,2003,7: 84-86
11.   Individual with disabilities educat ion Act, Washington:U. 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1997
12.   U. 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Twenty- fourth annual report to Congress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Education Act . Washington, DC: U. 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 ice, 2002.A- 5, II- 11, II- 13, III- 44, II- 45
13.   Ballemans J, Zijlstra GA R, Rens G H V, et al. Usefulness and acceptability of a standardised orientation and mobility training for partially-sighted older adults using an identification cane. BMC Health Service Research, 2012, 12: 141
14.   齐建芳. 学科教育心理学.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 9-14
15.   []纽曼. 发展心理学(上册). 见:齐建芳主编. 学科教育心理学.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 9
16. 李红,何磊. 儿童早期动作发展对认知发展的作用. 心理科学进展,2003,113):315-320
17. 朴永馨. 特殊教育学. 福建教育出版社,1995。
18. 沈家英等. 视觉障碍儿童的心理与教育.华夏出版社,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