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孙欣:走进内心是教育的前提

2017-02-27

 

2016年海淀区融合教育、特殊教育优秀案例参评文章
(第一页)
编号:                                     
题目:        走进内心是教育的前提         
 
正文:
走进内心是教育的前提
——走进一个过度认生孩子内心的教育个案
一、情况描述
朵朵,女,5岁,有光感,每周半天的时间到我校进行早期康复教育。在我正式介入训练之前有一个学期的时间朵朵跟随其她教师进行训练,按照流程,我向老师和家长分别了解了朵朵的各方面情况,了解到其认知、粗大等各方面能力较好,有学习知识的能力,但让老师和家长共同头疼的一点是:菲菲过度认生。
老师反映上一个学期的时间因为孩子的这个特点使各方面知识和技能的教学都受到了很大的阻力,据教师分析,以孩子目前的认知水平而言,本能一节课就应该掌握的技能却分在了三四节甚至四五节课上才完全掌握,原因就是孩子的认生而不愿与教师交流,很多时间处于静坐的状态,参与度极度不够,作为教师的我们完全清楚,学生的参与情况很大一部分决定着掌握技能的速度和程度。
家长反映,孩子在家简直可以用“话唠”来形容,很多时候的行为甚至不像一个女孩子,与亲哥哥(明眼儿童)玩耍打闹做游戏,是一个外向性格的孩子,但与自己亲人以外的人相处起来需要非常长的时间,在接触十回八回之前可以用“小哑巴”来形容。
孩子的这一过度认生的行为势必也会影响我的早期康复训练课程,基于每周只到校半天的情况,我必须想办法提高孩子的参与度,而提高的前提就是走进孩子的内心,得到孩子的信任,成为她的朋友。基于此,我进行了成因分析和教育策略,引导孩子在最短的时间内接受我、信任我、喜欢我,从而尽快的进入正常的康复教育。
 
二、成因分析
针对孩子过度认生的情况在正式介入早期康复教育课程之前,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与家长进行了多次交流,根据与家长的交流发现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家长没有正确认识和接受孩子视力障碍的现实,给孩子的心理带来了阴影。
通过与家长的交流了解到:孩子的家庭条件相对富裕,家中有两名孩子,朵朵排行老二,有一个很优秀的哥哥,哥哥性格开朗,长相帅气,成绩优异,专长足球,经常作为代表到外省市参加国内外等各级各类的足球比赛。而朵朵的出生本可以让拥有一儿一女的家庭幸福圆满,但当医生告知家长朵朵的视力障碍时家长不愿接受,他们始终也不会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一个残疾孩子,而且视力情况仅仅到达了有光感。5年过去了,5年间,家长从来没有接受这样残忍的现实,因此,当其他亲戚和妈妈说起朵朵时,眼泪就会不自觉的流淌,而朵朵是一个极其敏感的孩子,用妈妈的话说是懂事,心疼妈妈,表现为只要妈妈掉眼泪朵朵也会跟着哭,她知道是自己的眼睛让妈妈伤心了,有时候妈妈还会抱着朵朵一起哭。这样的情况经常出现,就是这样家长没有正确的认识和接受孩子视力障碍的现实,因而给心理敏感、头脑清晰的朵朵在心理上带来了阴影,于是,她出现了除家人以外的任何亲戚都不愿说话的现象。
    (二)活动范围小,外出经验少,与陌生人接触机会减少。
由于家长心理的不接受,不仅给孩子带来了心理的伤害,还限制了孩子的社交生活。家中有一个视力障碍的孩子,无论哪个家长都会经历不愿意或者不敢让别人知道的阶段,而朵朵的妈妈也不例外,因此家长极少的带孩子外出活动,甚至社区活动也是少之又少,后来随着朵朵年龄的增大,家长开始尝试带其到社区活动,但次数和时间相对于同龄儿童相比可以用微乎其微来形容。而到社区活动的对象大多半也只是朵朵的家人:爸爸妈妈和哥哥。因为视力障碍的原因,再加上自卑的心理伤害,朵朵从来不会主动与其她同龄朋友玩耍,当然,明眼儿童也会因其视力障碍不主动与其玩耍,而朵朵的父母也同样的从来没有主动邀请其他小朋友和朵朵一起玩,因此朵朵活动范围的缩小、与陌生人接触交流机会的减少,也导致了其不愿与陌生人交流的现象,也就是所谓的“过度认生”。
 
三、教育策略
(一)引导家长理解自己的转变对孩子的重要性。
基于朵朵出现的“过度认生,不愿与人交流”的现象很大一部分是家长的不接受等种种原因,因此,引导家长心态的转变是改变孩子首当其冲的任务。我从两大方面引导家长。首先,我对家长讲解朵朵出现这样情况的原因,我先通过家长对于自己哭孩子也跟着哭的描述为家长分析原因,引导家长认识到朵朵出现的这种现象是心理方面的问题,不是没有社交能力,朵朵正是受到了家长的影响,心理上产生了阴影。其次,用实际例子向其讲述家长的变化对孩子的重要性。我通过正反两类的家长实例进行讲述,一类是家长的心态非常阳光,能够正面的教育孩子,每天安排其外出实践活动,会主动邀请社区、游乐园、动物园等地的小朋友与自己视障孩子共同玩耍学习,孩子的学习、社交、认知等各方面能力很强。另一类家长的心态是过度宠爱甚至是溺爱,觉得自己亏欠了孩子,在极少带其外出的情况下也是家长与孩子单独活动、做游戏等。就这样,无论教师怎样讲道理,家长都无动于衷,但升学时孩子各方面都跟不上时才后悔当初的行为,但为时已晚。通过这样正反两类实际例子的对比,家长心中自然理解了自己心态和行为的转变对孩子的重要性。
(二)熟悉环境,观察探索,调动家长,共同游戏,了解孩子。
    第一次对朵朵进行早期教育是整个教育过程中至关重要的,需要全方面的了解其喜好,因此,当朵朵第一次训练时,我并没有开始正式的康复训练内容,而是观察。来到一个新的教室,首先与家长共同带领孩子认识教室,了解教室内的所有类型玩具,给孩子充足的时间进行玩耍,当然更多的时间是调动家长与孩子共同玩耍,而我也是逐渐参与其中,没有问问题,而是全程陪孩子玩耍,让孩子在家长的陪伴下对教室和教师熟悉的同时调动其情绪。这其中家长的作用是给予孩子安全感的同时作为朵朵与我逐渐熟悉的桥梁,而我在逐渐调动孩子愿意与我玩耍交流的同时观察孩子的强化物和喜欢交流的话题,因为工作经验告诉我,有些孩子当不愿意与人交流时,只要提起其喜欢的东西,孩子就会逐渐放松从而变得能够进行交流。
(三)走进内心,得到信任,家长退出,进入教学。
让孩子主动接受教育的前提是教育者走进学生的内心,得到学生的喜爱和信任,因此,在第二次的半天早期教育训练时我依然不加入太多的知识技能,而是继续与孩子游戏,玩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游戏后,我开始加入少量的知识学习,因为家长孩子和教师的游戏过程让孩子的情绪高涨了起来,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因此,在教授知识时孩子配合的很好,但尽管如此,我还是给予更多的游戏时间,我们一起角色扮演、一起拍球、一起模拟坐公交上下刷卡等等等等,而这些都是我通过多次尝试后了解到这些内容都是朵朵喜欢的游戏才开展的。有了第二次朵朵愿意和我玩耍的经验,在第三次的半天早期教育训练时我尝试让家长逐渐退出,我示意家长在游戏时无论在说话方面还是参与度方面都逐渐减少,但不离开,只要孩子叫妈妈,妈妈就一定在,依然给孩子心理上的安全感。就这样,到了第三次训练将近结尾时,我发现,孩子已经不会找妈妈了,而是很开心的和我一起玩耍。就这样,在第四次训练时朵朵竟然完全可以脱离妈妈,让妈妈在教室外面等待,而这可是和朵朵商量后并特别痛快答应的结果,没有任何一点的排斥和不舍,我知道,此时的我已经走进了孩子的内心,她接受了我。就这样,我开始加入了正式的知识技能方面的教育训练,只给少量的游戏时间,整个半天朵朵的状态和情绪特别好。据家长反映,朵朵正常情况下是需要半个多学期才能与教师开始少量的交流,而这才第四次上课就能脱离家长并且情绪非常高涨的与教师学习的表现是从来没有过的。
(四)、采取鼓励表扬法。
他人的鼓励表扬对于学龄前的幼儿来说是树立自信心的最好方法,尤其是教师的鼓励表扬。朵朵的认知等各方面智力水平相对较好,对于教师的鼓励表扬也尤为重视,因此,每次课后都会奖励小贴画,前两次只是单一的表扬,在第三次的课程后,由于朵朵与我的配合度好了很多,也开始喜欢和我学习做游戏,因此我开始尝试表扬加少量的鼓励要求,朵朵也能很好的接受。据家长介绍,朵朵对于教师的奖励特别重视,增加了自信心,从而更加愿意完成教师的要求了。
    (五)、利用微信保持联系,增进情感,保持对教师的喜爱之情。
    随着微信软件使用人群的壮大,我不仅把它当成娱乐的程序,更是将微信当成我与朵朵增进情感的桥梁,于是我每天通过微信与朵朵进行语音聊天,朵朵在家中这样一个安全、舒适、熟悉的环境下与我的沟通完全没有涉及知识方面的教育,只是单纯地聊天,通过语言的童气逐渐增进我们之间的情感,在每次的语音聊天中,我明显感觉到朵朵“话唠”的本性,并且在下一次上课时的状态很好,我想微信的使用对保持并逐渐增进我们之间的感情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四、启示
仅有几次的早期教育康复训练课程,朵朵从不愿意与陌生教师交流到现在能够主动给我发微信、主动邀请我做游戏、主动给我讲在家中发生的事情等等,进步真是太大了。据家长介绍,这是朵朵第一次用这么短的时间接纳一个陌生人,我想这些都归功于我各种教育策略的使用。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相信经过长期对家长和孩子共同的教育康复,一定能够引导朵朵从阴影中走出,无论对谁,都能改变“过度认生”的现状,帮助其健康快乐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