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张显《书》

2011-02-22

        书是一种工具,是让我们尽情享受生活的工具,它可以让我们去挖掘知识的宝藏,遨游在缤纷的世界;也可以让我们去传递知识的桥梁,搭载着更多的希望;

        读与教让我们沐浴在书的海滨浴场,领略着绚烂的阳光。

        “三寸笔,三寸舌,三尺讲台;十载风,十载雨,十万栋梁。”我很喜欢这副对联,它是对教师生活的形象概括。三尺讲台,要站好谈何容易;培养栋梁,要付出多少心血。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弹指一挥间,许多喜好,如浮光掠影,稍纵即逝,唯有一种爱好与我不离不弃,相伴厮守,驻足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那就是——读书。

        莎士比亚说:书籍是全世界的营养品,生活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鸟儿没有翅膀。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作为教师,只有站在书籍搭建的阶梯上教书,人类才会进步。

        读书是时代对教师提出的必然要求。教师勤读书就犹如给“教书蓄电池”充电,一个教师,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读书习惯,就不能适时从书中汲取新的知识营养滋润自己,就不能避免出现可怕的透支。只有博览群书、源源不断给自己的“蓄水池”和“作业田”提供肥沃的养料和清新的活水,才能培养出一批批参天大树来。

        读书是提高教学艺术的必备条件。书读多了、读活了教师在课堂上就能临堂应变,游刃有余,讲起课来就能旁征博引,妙趣横生。就能以自己特殊的智慧,掏出课程的引人入胜之处,以最简洁的线条,拉动最丰富的信息,以最轻松的方式,让学生得到最有分量的收获;能从最接近学生现在的起点,带领他们走到离自己最远的终点;他不仅能让学生学懂、学透知识,而且能把教学过程变成一种富有亲和力的情感体验过程,和学生一起沉浸其中,热爱于其中,出神入化地创造于其中,并使学生的心灵飞翔起来, 读书因教书而进步,而深入。教书因读书而精彩,而新颖。

        多少年来,我沐浴在书籍之中,啜饮着书中的琼浆玉液,领略着书中的无限风光。走上工作岗位,教师这一特殊的职业特点,更让我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走上了三尺讲台,面对工作中一件件令人困惑的事件,才真正体会到做一名教师的确不容易,做一名盲校教师更是不容易。那时候是书籍给我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知识源泉,是书籍给了我一剂解决难题的妙方良药,是书籍帮我跨过了山穷水尽,走向那柳暗花明的又一村。从大教育家孔子那里知道了爱就是教育,从陶行知先生那里知道了生活就是教育的大课堂。《给老师的一百条建议》帮我解决现实教育中的难题,《今天怎样管学生》教我怎样与学生相处,怎样调控班级建设,漫画《象背——出发的日子》叫我懂得父亲临终前的大爱;我一路走来,一路收获,在收获的过程中,我学会了选择,学会放弃,学会了倾听花开花落的声音,学会了坐看云起云散的淡然。

        宋代张紫阳从养生学的角度讲到,如果放下“分别”心,抛除浅薄的“妄见”,平其心,静其意、敛其气、凝其神,正其心,把所有的先前的知见分歧放下,把所有的自以为是放下,让涛涛浮云意海归于秋月止水,清清静静,净净明明,本本然然来体悟万象所归依的大道。所以,无论一个人学问多高,弘论皇皇,价有几何,都必须把我们的心态、思维,导向本源上自证自悟,方能真正的所领悟和有所发现。

        以前,我以为讲台就是生命的支点,而教书的依托便是学生求知的眼神和背后那块深邃幽远可以纵情书写的如宇宙渺冥的黑板。然而现在发现,教书真正可以立足的还是天地人生社会宇宙以及真实不虚的生活洪流,我们可以依托的只能是与学生一起成长并永远仰望头顶大道所呈现的智慧光芒。因为生命需要关怀,也永远要不断成长。

        我首要强调的是我们的心态,我们的思维方法,这才是一切作为和万象所依的内核;教师首先只是一个职业,一个面向学生,服务学生——对中小学教师而言更准确地说是“儿童”——的职业,一个有着相当专业性的职业,教师必须凭借自己的专业态度、专业知识、专业技能去赢得人们的尊重。我们不能要求教师都为学生忘我奉献,只能要求每一位教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同理,我们不能希望教师真正去“爱”每一个学生,只能要求教师公正地为每一个学生提供帮助;我们不能希望教师去跟学生做“朋友”,但却要求教师在任何情况下都以积极的态度面对每一个学生。教师的天职就是帮助学生学习,帮助学生成长,无论是批评还是表扬,其实质都是“帮助”。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教书必须回到读书的原生态,必须呈现最大的生命关怀,必须进行生命价值的传递与创建。

        教书似酿酒,远没有读书的诗意味道,是一种内敛的功夫,一种超越的境界,一种非凡的气度,而这所有的一切均来自读书的魅力。腹有诗书气自华,当读书带来内心的美丽和充实时,当读书使我在课堂上挥洒自如时,我体验着读书创造的快乐与精彩。

        教书是读书的最高境界,读书不教书实在可惜,所以我选择了学校,选择了北京盲人学校,一所特殊教育学校。站在三尺讲台,面对这些视障学生,汲取心灵的精华予以浇灌。为师的日子是充实的,如一位辛勤的耕者,虽日出而起,却日落难卧,守望着方寸沃土,支撑着咫尺晴空,乐此不疲。能让一张写满童言稚语的贺卡包罗讲台上所有的艰辛,可以为一声稚嫩的呼唤拒绝校门外的精彩。“师也者,教之以事而喻诸德也。”我在读书中接受洗礼,在教书中感悟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