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案例视障儿童吴某上下台阶中培养自尊意识

2013-12-23

2010年全国优秀教育成果(个案)二等奖

北京市盲人学校   费玉华

        个案情况:吴某,8岁,我校视力障碍儿童社区指导项目中上门指导的女童。2010年6月23日,吴某在送我和同事出她姥姥家门时的一幕,我极其震撼!吴某姥姥家门口有三级台阶。在这三级台阶前,吴某很熟练的双膝跪地,手脚并用一级一级的从台阶上爬下来。当我们提出让她到屋里帮我们拿水时,她很自然的先坐在最底下的台阶上,背部靠着台阶,屁股一抬一抬的蹭上去,到门口才站起来。我和同事惊呆了,但当我们用眼神向她姥姥求证时,她竟然笑着说,“我怕她摔着,所以就一直这样让她做的。她下台阶时,就用手一级一级的爬下来,这样做,就是为了防止她摔倒!”

        吴某的双眼有微弱视力,而且伴有肢体障碍。即身体左侧:左手、左腿不太灵活,身体右侧没有任何问题。但这些对吴某的直立行走影响不大。家长口诉:吴某1岁多时,就已经可以完全的独立行走了。为什么在家里,在这三级台阶面前,她竟然用四肢爬行,而且还向腿部完全不能动的人一样,一级一级的蹭上去。这多么伤害一个8岁女孩的自尊心呀!但是我们看到吴某面部很平和,没有羞愧,姥姥也没有。一切好像很自然,很平常。而作为人该有的自尊心呢哪里去了?

        所以作为家庭指导教师如何培养吴某的自尊意识,成为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她的问题是何如形成的呢?

        个案剖析:通过观察和了解吴某的生活背景分析,原因如下。

        一、生理原因:吴某1岁多时,因为脑部问题,导致左手、左腿运动障碍。左手拇指与其它四指能分开,但其他四指分开较难。左腿膝部僵直,弯曲困难。所以平常走路不稳,当走路速度快时,容易摔倒。刚开始上台阶时,吴某因为左腿原因曾有摔倒的经历。几次的摔倒,使吴某对独自上下台阶丧失自信。

        二、家庭原因:吴某家在京郊。小时父母外出打工,后来母亲又生有一女,所以无暇顾及吴某,平常缺少关注。因为残疾,父母也对其丧失希望,以家庭距离学校较远为由,拒绝送孩子入学。吴某从小就与姥姥生活在一起,姥姥因为没有文化,对吴某过分的溺爱,过度保护。看到孩子摔倒的样子觉得很可怜,就让她爬楼梯。

        三、吴某自身原因:村子同龄的儿童都已经在学校。偶尔在一起玩耍时,追跑中,吴某曾经出现过跌倒现象,慢慢同龄儿童也拒绝与其玩耍。所以急切的挫折心理,往往在自卑之中产生自怜,希望获得人们的同情和帮助。而父母的过低的要求和姥姥的过多的保护使吴某产生了过度的依赖心理而不求上进。为了获得姥姥更多的同情和爱,吴某对姥姥的话言听计从,而这种方式确实没有让她再摔倒过,所以她认可了。

        我们知道自尊心是尊重自己,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不容许别人侮辱和歧视的心理状态。它不是天生的,而是成就感累积而成的心理形态,但如果没有成就感,或者成就感很低,就会就形成了自卑心理。自尊心的四种表现形式是“自信、自爱、自卑和自负”,中国自古就在重复着自尊式教育,从小就树立孩子的自尊意识,也就是这种自尊意识,成为中国中小学教育无法跨越的屏障。如何在短期内重塑吴某的自尊心,减少自卑。最佳的方法就是增加吴某的成就感体验。

        个案指导:根据吴某的实际情况,结合我多年所学,具体指导内容如下。

        一、利用无错误学习、任务分析法:小步子分解上下楼梯的方法。在帮吴某体验成功的同时,培养自尊意识。

        无错误学习即,学习的知识都是正确的。具体在这个指导中,在教吴某上下楼梯时,绝对保证吴某的安全,次次给与成功体验,培养建立安全感,这也是建立成就感的基础。而多次的成就感给了吴某足够的自信,这就是自尊的一种表现。任务分析法即,将某一任务进行分解学习。具体指导是,我将上下楼梯这个任务,分成七个步骤:第一步:我手拉手带吴某体验上下楼梯的感觉。第二步:我手用力抓住吴某背部的衣服带着吴某上下楼梯。第三步:我将手紧贴着吴某的背部带着吴某上下楼梯。第四步:我手放到吴某的脖子后边的衣领处稍用力让吴某感知我在她身边,她是安全的,同时成功体验上下楼梯。第五步:我只轻轻地贴着其脖子后的衣领,带着吴某上下楼梯。第六步:我只是在她旁边跟着她,同时上下楼梯。第七步:吴某独自上下楼楼梯。在每一步骤中,我都告诉她:“只要慢一点,她一定能做到,并且我在旁边保护她,绝对不会让她摔倒。”同时我的同事站在台阶下面,一直在所有步骤中给与吴某恰当的表扬和鼓励。这样吴某就能自己独立的上下楼梯了。吴某的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真切的体验了多次的成功。同时告诉她:“你有这个能力,而且你是个漂亮的女孩,一定要站着走,无论什么路,这样才能更显出你的美丽!”通过这个活动增强了吴某的自信心,从而为自尊心的培养建立了基础。

        二、深入开展家长工作,争取家长的协同教育,共同培养自尊心。

        作为家庭指导的儿童,最重要的是获得家长的支持。而家长的工作完全取决于家长的心理状态,当一旁的姥姥看到教师所作的工作,而且吴某完全独立上下楼梯时,真正的打消了顾虑。认可了教师的行为。通过交流,姥姥认识到作为家长要注意自己的心态,不要太在意孩子身体上的缺陷,不要让自己不正确的心态影响到孩子的心理健康。从孩子的长远利益来看,家长应该早点放手让孩子去锻炼。既然身体的残缺已成事实,无法改变,那么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个体心理发生发展的关键时期,同时也是生理发展、知觉发展、动作发生发展的重要时期对残疾的个体及时施以恰当的教育,为个体生理机能的重新组合、身体各种功能的代偿、损伤器官的矫正和康复创造条件,促进其身心的最大限度发展。同时答应要做其父母的工作。共同把吴某培养成一个有自尊心的自爱、自信的女孩。

        效果和反思:现在吴某可以抬起头来,顺利地上下台阶。通过这个活动她增加了自信,已经开始在做左手其它四指的分开练习,而且还提出要上盲校学习盲文书写。由此可以得出,吴某在体验成功的同时,有了自尊的意识。当然了。要想让吴某在任何活动中都能保持自信,真正的拥有自尊心,还需要更多地成功体验,需要教师和家长做更多的指导和学习。

        通过这个指导,我发现残疾人无论年龄大小,如果心灵的天平不能保持平衡,要想战胜残疾重返社会几乎是不可能的。外部世界包括社会环境和正常人对残疾人心态所产生的影响当然不可低估,但更重要的是残疾人自身如何弥补因为身残而导致的心灵残缺。这些意识的形成恰恰是从小时候开始的,所以无论家庭还是学前教育塑造残疾儿童良好的心理品质都是首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