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生命叙事(市级获奖)

2013-12-23

        生命叙事是指叙事主体表达自己的生命故事。作为特殊儿童生命价值教育的一种重要存在方式,特殊教育工作者应该努力发掘并思考如何在教育中有效的应用这种方法,不断启迪特殊儿童的智慧,促进其生命成长和完善。本文从生命叙事作为特殊儿童生命价值教育的方式出发,论述了生命叙事对特殊儿童生命价值的挖掘:尊重与发现;理解与对话;宽容与激励;生活与体验,以及生命叙事教育的策略:在叙事前营造气氛;生命叙事教育技巧;生命叙事后的价值引导。

论特殊儿童的生命叙事教育

北京市盲人学校  赵瑜 

摘要:生命叙事是指叙事主体表达自己的生命故事。作为特殊儿童生命价值教育的一种重要存在方式,特殊教育工作者应该努力发掘并思考如何在教育中有效的应用这种方法,不断启迪特殊儿童的智慧,促进其生命成长和完善。本文从生命叙事作为特殊儿童生命价值教育的方式出发,论述了生命叙事对特殊儿童生命价值的挖掘:尊重与发现;理解与对话;宽容与激励;生活与体验,以及生命叙事教育的策略:在叙事前营造气氛;生命叙事教育技巧;生命叙事后的价值引导。

关键词:生命叙事  特殊教育工作者   特殊儿童生命价值   生命叙事教育策略

        生命叙事是生命道德教育的主要存在方式,是指叙事主体表达自己的生命故事。而生命故事是指叙事主体在生命成长中所形成的对生活和生命的感受、经验、体会和追求。包括叙事主体自己的生命经历、生活经验、生命体验和生命追求和自己对他人的生命经历、经验、体验与追求的感悟等。[1]换一个角度,也可以将其视为一种教育,突现特殊儿童生命价值的一种存在方式。

        一、.生命叙事—特殊儿童生命价值教育的方式

        人类正走向一个叙事的时代。叙事是人类认识世界、认识自我的一种途径。自人类诞生之日起,当第一个故事表述出来时,叙事也随之产生了。生命叙事作为叙事方式的一种,以其本身所具有的内在特质及其对生命价值的挖掘,对特殊儿童生命价值教育具有积极和重要作用。第一,用自己的方式讲述自己的生命故事。正如生命叙事的含义中所指出的那样,是主体表达自己的生命故事,既然是个性化的表达就必然融入了自己的情感和理解。一个人讲述自己的生命故事的过程是在整理自己对客观事物、对自己、对他人的认识,认识自己是谁,自己的现实生存状况如何,以及自己想要得到的是什么等,引领自己不断成长。第二,生命叙事是主体对自己日常生活的陈述,日常生活是与每一个个体的生命的生存息息相关的领域,是每一个生命都以某种方式从事的活动,是每一个个体生命成长的根基与主要领域,是真实可信、原汁原味的教育素材。第三,生命叙事具有超我性。当人处于生命述说的情境下,在讲一个人的生命故事时,会再重新思考自己的行为,重新进行自我建构。生命叙事可以使人的心灵有所震撼,叙事者可以在自己的生命故事中使自己成长。第四,叙事本身不是单个主体可以完成的,要有叙事者和倾听者共同交流,叙事者的叙说,倾听者在听过之后的回应。这个过程就是沟通、交往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个体的潜能被激发,生命在双方交流中成长。

        二、生命叙事—特殊儿童生命价值的挖掘

        (一)尊重与发现

        人本主义的人性观认为,人都有一种趋向于健康的积极意愿,一种趋向成长或趋向人的潜能实现的本能,即人的自我实现的本能。当特殊儿童在进行生命叙事时,绝不可能不动情感地、单纯地用语言讲述。无论是讲述怎样的生命故事,无论是谈论过去还是宣泄现实,无论是真实的经历还是心中的梦想,其情感都流淌其中,一定有对生命的感动。在讲述他的生命故事中,都流露着他的欲求、需要,表达着爱与恨。这是在向他人发出讯息,呈现自己的愿望、理想、对生命价值的追求的过程,表达自我生存境遇中的意愿,体现对教师的信赖。“理想的学校将是使你能试着发现你自己;发现你喜欢什么,需要什么;你善于做什么,不善于做什么。”换言之,“理想的学校的主要目标是自我同一性的发现,同时也是使命的发现。”所谓“自我同一性”,“意思是说找出您的真实愿望和特征是什么,并生活在一种方式中使它们能表现出来”。“使命的发现”就是“一个人的命运和归宿的发现”,[2]就是要发现生命中为之奋斗的事情。帮助学生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适合做什么,根据他的现状和特点,充分激发他的潜能,满足心理需要,达到他所能达到的最高发展状态,即自我实现的境界。

        (二)理解与对话

        体现生命价值的叙事教育是“人与人精神相契合”,“人对人的主体间灵肉交流活动”,[3]诉诸人与人的交往和对话,在对话中唤醒灵魂,在交往中激励生命的潜能。对话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不断理解的过程,这种理解既是对师生之间的理解,在对话中通过移情体验,在你中发现我,又是学生对语言符号的理解,通过对话理解别人所传达的意思,所隐含在其中的复杂涵义。同时在叙事性的课堂对话中要体现平等、理解,教师与学生是平等的,教师需要融入到学生当中去,向学生表达自己的理解、回应和信任。尊重学生的人格,尊重学生的情感,保护学生的自尊心,伽达默尔曾提出“ 每次真正的谈话都表现为一个人向另一个人敞开自己,真正认为对方的观点值得考虑并且深入另一个人的内心。” 所以说在叙事性的课堂中,可以说大家可以在一起,能够讲出自己的生命故事来,能够彼此倾听,这本身就体现出彼此的平等尊重、信任、分享、亲和与教育。[4]生命渴望表达、叙述,进入怡然的对话之境。

        (三)宽容与激励

        在特殊儿童的发展中,挫折、失败在所难免,对此,教师必须有一颗宽容之心,这是“一种对于‘不守成规’的观念和行为的容忍精神”。[5]生命叙事教育就是要倡导生命在创造中涌现,反对以固定的答案、僵死的规范禁锢生命的自由延伸。在课堂的叙事发言中,即使是一个在教师认为毫无价值的发言,教师也应该仔细的倾听,宽容的理解,不要轻易的否定,因为其中也蕴藏着学生艰辛的思考。特殊儿童的生命叙事有苦闷、傍徨、但并不都是灰色和消极的,他们也有喜悦和幸福的故事。此时,教师要谨记,当他们遇到困难时,激励是使生命再次飞扬的翅膀,教师的责任就在于激发和激励生命当中的内在力量,树立“我能行”的赏识教育,即使是批评,也要讲究批评的艺术,要在真诚的批评中给学生爬起来的勇气和力量;而如果他们向你讲述快乐、愉悦的故事,表达面对遭遇时的应对态度,分享战胜挫折的喜悦心情,教师要抓住这个教育的时机,帮助他们强化“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应该的”价值观念,将生命叙事向积极、健康、乐观的方向引导,促进特殊儿童生命健康发展。“如果他们的灵魂坚强,他们就一定能把自己从卑贱的地位中解放出来,以消除世人对他们生理的怜悯和轻视。”[6]

        (四)生活与体验

        生命叙事就是对生活中的事情有感而发的,是叙事主体表达自己在生命成长中所形成的对生活和生命的感受、经验、体会和追求。生活是个平凡而又复杂的概念,它有多个方面,不仅有我们正在经历的现实生活,还有我们的理想生活,不仅有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还有每个人所从事的职业生活。但无论以哪种形态出现,生活都是人们生命的存在形式。人在生活中享受生命的快乐和生活的兴趣。对于特殊儿童的生活是现实的,是发生在他们身边的普通的生活,日常的生活,儿童眼中的生活,儿童就是儿童,即使身心存有缺陷,也是一个天真、真实的儿童,教育是无法脱离现实的儿童生活进行空洞的说教。在此之上,教师还应该认识到,生活的个体差异,尤其是对于特殊儿童这样一个群体异质性更是不容忽视的。智力因素和非智力因素的差异、成长环境的差异(家庭环境、社区环境)、致残时间和致残原因的差异、主观能动性方面的差异等等都决定了特殊儿童的生活不同,对于生活的体验不同,叙事内容和风格也就各不相同。

        三、生命叙事教育策略

        (一) 在叙事前营造气氛

        生命叙事已经进入了课堂教育之中,但是课堂具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可能在你认为所设计的天衣无缝的教学计划中,一进入课堂就会发现,学生并没有随着你而动情,并没有按照你的预定使学生进入到你所设定的情境中来,此时,教师需要一种智慧,那么在生命叙事的教学中,如何来操作这种叙事性的课堂呢?首先,教师要深入的了解学生,通过各种方式,如观察、与同学交流、访谈家长等,掌握学生新近发生的具有教育价值的事件;接着要善于从诸多的故事中细心的查找,确立一个教育叙事的主题,启发同学在主题范围内自由的发表言论;然后,教师需要建构和谐平等的对话课堂,叙事性的课堂中,体现平等、尊重,教师与学生是平等的。叙事课堂是生活的一部分,教师的任务就是提供一个场景,一个让学生和老师把不同生活的情景,生活的感悟带到一个相对可以对话的、互动的现场当中来。叙事本身就是教育,叙事也是信任的过程。在叙事性的课堂中,要鼓励大家在一起,讲出自己的生命故事来, 要教育其他同学包括教师自己在别人发言时注意倾听,体现出彼此的平等尊重、信任、分享。在叙事里,个体建构生成并且展现、实践自我的主体性,个体找到自我生命的生活之路;最后,教师要学会鼓励和赞赏学生,鼓励具有潜在的教育价值,教师要鼓励学生大胆、积极的表述自己的生命故事,当学生讲完之后,赞赏必不可少,一是对发言学生的行为表示赞扬,强化他在叙事之中的情感体验,并使体验内化,真正的融入他的生命之中。其二,对叙事主体进行表扬,也是对其他的同学树立了榜样,对其他的同学具有激励作用。

        (二) 生命叙事教育技巧

        叙述过程实质上是叙事者和听者以及所叙述事情本身之间经验(意义)的生成与融合过程。要想达到这一良好的效果,需要教师掌握和运用一些必要的技巧。第一, 引导听者移情和共鸣的产生,情感的生发在叙事的过程中是关键。如果自己都不被故事所感染,那么很难取得教育效果。同时,教师的“动情”要自然生发,不能矫揉造作,勉强为之,要恰到好处、适可而止,否则,叙事教育不能成功。第二,设置悬念,很多精彩的故事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里面有很多悬念,使听众全神贯注,欲罢不能。教师可以在叙述中巧妙设置悬疑,引发学生的想象和联想。在想象和联想中丰富学生的生命体验。第三,多种叙事方式的综合运用。既可以直接讲故事,也可以转述的方式来“说故事”。既可以用演讲的方式进行,也可以让同学们用表演的艺术来表现故事。叙事主体既有教师,也有学生,同时还可以充分利用校外的一切资源进行叙事教育,比如,请一些同样身残志不残的社会人士来校讲演等。既要重视叙事的过程,同时也要注意在叙事时遇到学生难于理解的地方,应进行适当的讲解。但是这种讲解不应过于精细,要给学生个人的体悟留有空间和余地。第四,如果是教师在讲述自己的叙事故事时,可以采取必要的停顿和沉默。在讲到故事的激动人心处,终止讲述,沉默片刻,让学生在静默中思索和感悟,收到无声胜有声的效果。

        (三) 生命叙事后的价值引导

        虽然学生在用自己独到的方式讲述自己对生命的理解,但他们的理解还是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而教师无论在知识储备上还是人生体验上都要比学生丰富,对叙事的理解也比学生更加的深刻。因此在叙事后,应帮助学生充分地领悟故事中所蕴涵的价值,引导他们挖掘故事中的生命感悟,并帮助学生讲故事中的价值迁移到类似的情景中去。领悟并不是说教师要把故事中体现的某种价值观硬塞给学生,而是通过师生之间、同学之间的讨论,让故事自然地向人敞开尚未清楚的价值。这种讨论应该被看作是与学生一起探讨问题的一次机会,而不是在进行一场说教。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过程是一个价值引导的过程。教师还可以充分发挥学生的积极性,引导生生之间的交流,学生们可以结合自身的亲身经历就故事给自己带来的心得和体会进行讨论,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在交流中互相分享。

        特殊教育根植于特殊儿童的生命活动之中,并最终是为了特殊儿童更好的生活。生命叙事从实际出发,密切了学生生活质量的提高与教育之间的联系, 可以让学生切身感受到教育来源于生活,丰富生活,并最终丰富人的内心世界,开启特殊儿童的生命之匙。提高特殊儿童的生命价值。

        注释:

        1.朱小蔓主编.《当代德育新理论丛书—情感德育论》[M].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244

        2.马斯洛著,林方译.《人性能达的境界》[M].云南人民出版社,1987. 183~184

        3.雅斯贝尔斯著,邹进译.《什么是教育》[M].生活•读书•求知三联书店,1991.2~3

        4.李贺.生命叙事:关注人的德性生长的重要途径[J].道德教育研究,2007,2:68

        5.贺来著.《宽容意识》[M].吉林教育出版社,2001.2

        6.弗兰西斯培根著,何新译.《培根人生论》[M].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178

        参考文献:

        7.朴永馨主编.《特殊教育学》[M].福建教育出版社,1995

        8.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萨拉曼卡宣言—关于特殊需要教育的原则、方针和实践》[M]

        9.许家成.试论大特殊教育观[J].中国特殊教育,1999,2

        10.肖非.观念现代化:特殊教育发展的动力源[J].人民教育,2003,6

       11.邹进主编.《现代德国文化教育学》[M],山西教育出版社,1992

        12.高清海等著.《人的“类生命”与“类哲学”》[M].吉林人民出版社,1998

        13.乔梁,张文京.特殊教育的全人教育观[J].中国特殊教育,2001,4

        14.乙武洋匡著,郅隅译.《五体不满足》[M].山东文艺出版社,1999

        15.刘慧,朱小蔓.多元社会中学校道德教育—关注学生个体的生命世界[J].教育研究,2001,9

        16.冯建军著.《生命与教育》[M].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

        17.冯契著.《人的自由和真善美》[M].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

        18.陈云英等著.《中国特殊教育学基础》[M].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

        19.高清海著.《高清海哲学文存•哲学的奥秘》[M].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

        20.冯建军,朱小曼.小学教育:为生命发展奠基[J].教育参考,20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