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盲校视多障教育(大李台湾交流)

2013-12-21

北京市盲人学校  李庆忠 郭利英

摘要:北京市盲人学校从本世纪初开始探索视多障儿童的教育,现已形成完整的筛查和评估方法、灵活的安置方式和个别化的课程体系,同时开展了对重度视多障儿童的送教上门的工作机制。在课程的开发、家校合作、个别化教育计划和课程的整合等方面探索积累了较多的经验,同时文章也讨论了工作发展中的一些问题并提出了解决的建议。 

        一、视多障儿童教育项目的背景

        科学的进步和医学的发展,挽救了许多儿童的生命,同时使部分过去无法救治的儿童伴着残疾存活下来,同时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和诊断技术的提高,孤独症、精神类疾病等检出率也显著上升,由此造成多重残疾儿童的比例随之提高。在多重残疾儿童包括视多障儿童中,兼有智障的比例相当高。根据2006年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6-14岁的学龄儿童共246万,其中多重残疾的儿童就有75万,占总数的30.5%,这部分儿童往往被学校拒绝或忽视,成为弱势群体中的弱势者。随着我国教育事业的发展特别是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和全纳教育思想的日益深入人心,多重残疾儿童平等受教育的权利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中国政府在近年来的一系列有关特殊教育事业发展的文件中,针对多重残疾儿童的教育提出了一系列的举措和要求。

        多重残疾儿童的身心存在着很大的障碍,他们比单一残疾的儿童具有更加显著的特殊性,不适合用一般的教育方案进行教育。如何对这些孩子进行教育是摆在教育者面前的巨大挑战。因此,对于多重残疾儿童的教育也成为国内外特殊教育特别是视障教育领域的发展前沿和关注热点。本文所指的视多障儿童是指合并视力残疾和其他障碍的儿童,其中尤指兼有视力和智力障碍的儿童。

        上个世纪末,进入北京盲校的视多障儿童逐渐增多,有的儿童虽然在盲校的普通班级学习但难以进行有效地学习,面对这样的学生,教师们也感到困惑和无奈。在这种情况下,2000年9月,学校成立了专门安置多重残疾学生的特需班,由专门的教师辅导他们学习文化课。这个时期的特需班教学缺乏理论支持和实践经验,也缺乏系统性和规范性。

        2001年在中央教科所彭霞光主持的美国希尔顿-帕金斯“多重残疾和视障学前教育师资培训项目”的支持下,我校作为大陆首批开展视多障教育的项目学校,根据北京市的地区特点和学校情况正式开始了在这一领域系统的实践探索。

        二、基本发展状况

        从学校建立多重残疾教育项目十年来,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和理念,北京盲校在此领域进行了大量实践探索,在视多障儿童的筛查、教育评估、安置和课程建设等方面积累了比较系统的经验。

        1.多层次的筛查和教育评估方案

        评价是教育的起点和基础,没有科学的评价方法就无法对学生进行鉴别,就无法发现学生的问题从而找到教育的切入点。北京盲校在新生入学时要组织对学生进行综合评估,其依据是我校开发的《北京市盲人学校新生入学评价表》,其中包括对学生生活技能、语言和认知、运动能力、视力等多方面的评估和检查,这个测查并不作为学生入学的条件,而是了解学生的发展水平。通过测查对疑似视多障的儿童在一段时间内进行重点观察,然后用彭霞光等人编制的《视力残疾儿童智能简易筛查方案》进行一次测查,结合和家长及教师的访谈确定教育对象。 对于进入特需班学习的中、重度的视多障儿童,在进入班级一个月后,利用我们自行开发的《北京盲校多重残疾儿童教育评估方案》进行系统评估。由于这些儿童往往存在语言或者智力方面的问题,很难通过自我表述的方式进行评估,因此本方案主要以教师的观察为基础,其中涵盖了认知、生活技能、视觉、定向行走等十个方面,能够比较清楚地发现学生存在的问题和在某方面的技能水平,为制定个别教育计划、设计课程提供依据。值得注意的是,在筛查和确定视多障儿童并改变其安置的时候,教师要和家长进行沟通商量,不能为儿童贴标签,更不能将测查的结果随意扩散以免伤及儿童和家长。

       由于儿童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因此对视多障儿童的评估也是动态的,每学期为他们制定的个别教育计划(IEP)都是以评估为基础的,在平时针对学生的研究活动其实也是评估的一种形式。比较完整的评估一般需要二年重复一次。

        2.灵活的安置方案

        由于多重残疾儿童的个体差异极大,因此需要根据教育评估做出不同的教育安置以便为他们提供最适合的教育。北京盲校目前对于视多障儿童有四种安置方法。第一,对于有轻度智障或者学习障碍的儿童,让他们在盲校普通班级随班就读,教师为他们制定不同的教学目标,提供个别指导。第二,对于有一定生活自理能力的中、重度视多障儿童,安排进入专门的特需班,为他们提供个别化的课程和训练。近年来,北京盲校特需班一般有学生5-8名,专职教师和保育员3名,兼职教师多名。第三,对于独立生活能力和社交能力较强一些的儿童安排他们部分时间在特需班,教师为他们辅导基本的文化课(如盲文)和生活技能的训练,另一部分时间回到普通班级,参加一些活动性课程如体育、美工等,这样可以加强这些儿童和普通视障儿童的交流机会,促进他们社会能力的发展。通过在特需班的学习和训练,有的学生掌握了一定学习和生活技能,经过评估认定后可以安排他们回到普通班级学习。目前,已经有多名曾经在特需班学习的学生顺利回归普通班级学习。第四,对于那些没有基本生活能力的视多障儿童,学校安排专门的专业教师定期“送教上门”,为儿童本人或者家庭提供咨询和指导,学校还为在福利机构不能入学的此类儿童提供指导和咨询服务。目前,我校有2名教师每周外出一天进行送教上门服务,并通过电话、网路等形式对家长进行指导咨询。

        3.实用化和个别化的课程体系

        对于以上不同安置类型的儿童提供的教育内容或者说课程是不一样的。在普通班随班就读的视多障儿童学习和普通视障学生一样的内容,但是教师对他们的教学要求和方法是不一样的;对于送教上门的儿童提供的是完全个别化的训练方案,训练主要由家长实施。而在特需班的学生需要特别设计的课程。特需班的课程一般包括晨会、实用语文、实用数学、综合主题活动、音乐活动、个别训练如视觉训练、感觉统合、定向行走、生活技能等。根据学生的整体水平,我们编撰了《北京盲校特需班综合课教材》,为教师们设计教学提供参考依据。特需班的课程注重综合性、功能性和主题性,主要目的在于培养学生基本的生活技能和知识,培养他们社会能力,对于个别有一定文化知识学习能力的学生也提供个别化的教学内容(如盲文、数学基本知识和技能等)。在教学的设计和实施中,教师要尽量利用真实、自然的环境和资源,如让学生描述自己的日常生活经历,带学生外出感受季节的变化,带学生购物等,这样有利于他们对事物和语言的理解和学习。

        为视多障儿童提供和实施个别化教育计划(IEP)是特需班的课程特点。因为这样的儿童身心发展差别极大,其教育需求也是不一样的,不可能象普通班级那样进行统一的课堂教学,必须为他们制定IEP。在IEP中,要体现儿童的优先发展领域和技能,通过他们的优势领域或兴趣点寻找教学切入点。IEP和集体教学的整合是特需班教学的难点之一,如何把差异极大、教学目标不同的学生组织在同一个主题活动中是教师们需要特别关注的问题,采用的基本策略是在同一主题中为每个学生安排不同的活动内容或者让他们扮演适当的角色,同时让所有的学生都感受活动的全过程。

        4.密切的家校联系

        尊重家长、尽量让家长参与教育是多重残疾教育的一大原则。在对视多障儿童的评估、转介、IEP的制定等活动中,我们会邀请家长参与,同时定期举行家长的研讨和培训活动。我们设立了《家校联系册》,每天将对孩子的要求写在上面,请家长配合教育,同时通过联系册及时听取家长反馈。家庭和学校的密切配合提高了家长对视多障儿童的教育的支持度,同时使家庭和学校对儿童的教育方式、内容等方面保持一致,提高了教育效果。

        三、存在的问题和思考

        我们在视多障儿童的教育探索过程中,我们在教育模式、课程开发、教学策略等方面虽然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但仍然面临大量的挑战。其中,在技术层面上主要体现在教学上,特别是面对严重障碍的儿童,如智力明显落后的儿童、孤独症倾向的儿童、盲聋儿童等,还需要更专业的技术支持。

        在非技术层面上主要的困难有以下几个方面:

        1.面对重度多重残疾儿童,资源投入明显不足

        视多障教育是一个明显的“高投入、低产出”的领域,由于社会经济等发展水平等客观条件的限制,目前,我校只能接受少量比较重的视多障儿童入学,因为需要配备高比例的师资力量。另外,由于这些儿童不具备独立生活自理能力,他们无法在学校住宿,仍然要每天由家长接送上学,这不但加大了家长的负担,限制了大部分此类儿童的入学,也减弱了对他们的教育效果。 在对这些儿童的教学方面,由于师资和其他资源不足,很难创设真实生动的教学场景,而只在教室中利用有限的教具组织教学是不够的。家长的观念需要转变在多年的视多障儿童的教育实践中,让老师们常感到困难的是家长的观念问题。有的家长对教育的意义缺乏认识,认为孩子到学校里学习的应该是数学、语文、英语等文化课程,对于为孩子安排的生活化的课程很难接受;在送教上门时,很多家长往往希望从教师那里得到更多的医疗知识,而对教师的教育咨询意见重视不够。还有许多家长缺乏对孩子的客观认识或者出于虚荣心,不能面对孩子接受“特殊”教育的现实。2009年,学校拟为大龄视多障学生组织一个初级职业培训班,训练他们基本的按摩技能和生活、社会技能以便为他们走出校园做准备,这些学生大部分是从特需班转入普通班学习的,不具备系统学习按摩中专课的能力,尽管针对家长做了很多动员工作,但是,这一动议始终没有得到家长的理解,他们中的大部分坚持让孩子进入三年制按摩中专学习,实际上由于按摩中专学习大量的中西医知识和文化课,这些学生很难掌握,加上班级人数众多,教师很难兼顾他们。

        家长对多重残疾儿童教育的正确认识有其社会文化原因,其观念的转变有赖于整个社会教育素质的提高和教育观念的转变,也有赖于社会对残疾人特别是重残人和多重残疾者有更包容的心态。

        2.教师需要心理支持

        视多障儿童的教育比普通文化课的教学更富有挑战性,面对兼有智力问题、情绪和行为问题而且生活往往不能自理的学生,教师们常常感到困惑和焦虑,特别是对于常年和这些学生在一起的教师是一个很大的精神压力,同时由于这些儿童的进步非常缓慢,教师们往往没有普通教师的成就感,加上家长的不理解等因素,许多特需班教师会出现职业厌倦和焦虑、抑郁等心理问题,保持教师队伍的稳定很困难。这就需要学校增加对这些教师的支持力度,从技术、待遇等各个方面给教师更多的鼓励,定期进行心理疏导,另一方面,应该设立校际交流平台,为国内多重残疾教育工作者提供技术和心理支持。